栏目导航

南水北调(组诗)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7-20 13:25

  作者:谢克强(《中国诗歌》履行主编)

  天湖

  ——致丹江口水库

丹江口水库库区??新华社发

  站在船上远眺

  无边的湖水变得悠远?悠远得

  像天上的一个圣湖

  晚来的风从天涯吹来

  漾起一层一层微波?拍岸的微波

  似想向我通报一点什么

  而令我倾慕向往的?是那

  被时间与湖水吞没的陈旧的故事

  跟穿梭苍莽叩问年夜地的夯歌

  无边的湖水转变了山水

  浩渺的烟波让星星不得不隐去

  而后?是难过与等待

  天湖啊?晶莹得如一只望眼

  那莹莹的清纯跟清冽的隽永

  冷静等待谁呢

  湍河渡槽

  腾空而起

  好像一道夺目的彩虹

  高洼地横架于湍河之上

  石头般?沉默不语

  它有良多话想说

  诸如钢筋与水泥构造的意志

  浇铸工洒进混凝土的汗滴

  以及开闸试水时

  关闭胸膛的高兴与惊喜

  但它想等流水讲完之后

  再说说内心话

  谁知当闻声流水哗啦啦流向远方

  它竟找不到谈话的机遇

  桃花

  在阳光与风雨的交响里

  一棵树?响应着另一棵树

  从淅川移到邓州

  阳光?教树听懂风的言语

  又教花蕴藏露珠

  那是一个个芳香的音符

  跳在开辟移平易近的五线谱上

  向光阴歌颂

  蜜蜂啊?快将桃花芳香的歌颂

  洒播世间

  渠首婚礼

  是这一湖污浊的碧波

  微微拍击我的心岸

  我才力邀我可爱的女友

  来此举办婚礼

  不红喜字

  也不意味吉利贫贱的红灯

  挽手站在迷离的月光下

  站在渠首的年夜坝上

  一湖碧波?为咱们证婚

  不是来旅行?只是来戴德

  当我在北京家中拧开水龙头

  捧起南来的清清的水

  我晓得?那是汉江人的爱

  也是丹江人的情

  现在?站在渠首年夜坝上

  眺望一川清流促朝北流去

  那水?不只养分着我的生涯

  也润泽我的恋情

  《光亮日报》( 2019年07月19日?13版)

上一篇:上海绒绣欧洲交换展在布鲁塞尔中国文明核心举办

下一篇:没有了